赤足跑适合我吗

2010年,一本《天生就会跑》掀起了赤足跑的热潮,五指鞋的流行似乎是对传统大厂科技统治的叛逆,许多跑者也纷纷将它放进了自己的购物车里。2015年,我作为一无所知的跑步爱好者,在看完这本书以后也同样兴致勃勃地加入了(半)赤足跑大军。

好景不长,几次赤足跑后,我以持续2个月的足底筋膜炎告别了这次试验。后来我听说,生产五指鞋的公司也因为类似的问题官司缠身,当热潮退去,大家又纷纷穿上了大底的“科技”跑鞋。

如果你关注一个行业足够久,就会发现所有的流行都会过几年钟摆式地卷土重来。最近“赤足”、“极简”概念似乎又开始流行了起来,又诞生了一批主打这些概念的鞋业品牌。

几年前我要做的选择,同样也摆在了现在的跑者面前——我应该极简赤足跑还是科技跑?

为什么要赤足

支持赤足跑的核心观点认为,功能性跑鞋对身体提供了过多的保护。第一双跑鞋诞生到现在,不过四、五十年的历史,而人类进化天生就适应赤足长途跋涉。过份依赖功能性跑鞋,会使足部肌肉得不到丰富的运动刺激、弱化足部肌肉的功能,最终更容易受伤。

这种“返璞归真”的论点,更像是对原始生活的浪漫化,但从逻辑上并没有提供足够支撑。原始生活跟现代生活有着巨大差异,为了适应现代生活,现代人的身体也发生了跟原始人不同的适应性改变。

首先,原始人在成长过程中没有穿鞋,或许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穿,而是因为还没有发明这样工具。原始人对赤足有了充分的适应,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,一直穿着鞋子,我们适应的是穿鞋,而对赤足的适应程度远低于原始人。

其次,原始人可没有平整的水泥路面,他们走在多变的草地、岩石、泥浆上,对足部产生不同形变提供了许多暴露机会。现代人的路面环境则相对更加单一,而现代人的身体也为了更好地适应这样的环境做出了改变。

穿鞋长大的现代人在平整单一的路面上赤足跑,与赤足长大的原始人在多变的自然路面赤足奔跑,其实是两个概念。

或许有很少一部分现代人能适应赤足跑,每场马拉松比赛里都会有这样一两名“赤脚大仙”,然而这些人只是少数的赤足跑“幸存者”,而有更多像我这样得了足底筋膜炎的“淘汰者”,是我们平时看不到的。大部分现代人的身体并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挑战,正因为有几个人赤足跑没有问题,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有能力这么做。

反过来设想一下,原始人可能巴不得有一双安全舒适的功能跑鞋,这样可以更容易避免毒蛇攻击、被树枝扎伤、被锋利的石头划破,存活的几率应该会更高。

跑步的生物力学

简单的说,跑步其实是双腿交替落地+起跳的过程。在落地支撑的早期,我们用支撑腿缓冲,用结缔组织来储存动力势能,并在支撑中晚期将储存的势能重新释放出来,推动我们起跳离开地面。

正如弹力带要先拉长储存能量,才能够在随后缩短的过程中释放能量,结缔组织能储存势能前提是它也要有发生充分形变的能力。如果我们们没有做足够的缓冲的训练,来使结缔组织适应这样的挑战,而贸然开始长距离的赤足跑,那么势必会有压力集中在某些特定区域——足底、膝盖或者腰椎等等,从而可能引发疼痛。

而功能性跑鞋底部的缓冲材质,其实就是我们给足部附加的“人工结缔组织”,它的作用就是帮助我们缓冲动能,减少了我们需要用身体自行缓冲的需求,从而使跑步变得更加安全。

我们的身体没有变“弱”,它只是变得更适应现代的生活环境了,功能性跑鞋也不是问题的根源,它的确帮我们解决了很多跑步当中遇到的问题。

我该赤足跑吗

到底应该是赤足跑还是穿功能性跑鞋呢,我想今天的我应该可以给过去的我一个不错的回答。

赤足跑对身体的要求很高,也不一定适合如水泥马路这样的单一路面。为了最大程度避免损伤,我们还是尽量需要借助外物的帮助。特别是如果刚刚接触跑步,那我建议还是从选择一双适合自己的功能性跑鞋开始。

在训练一段时间,有了不错的耐力与基础力量后,如果还是很想尝试赤足跑,你可以把它当作另一项完全不同的跑步运动来对待。重新从短距离、低强度开始,保守地向前推进,让肌肉以及结缔组织逐渐适应赤足状态,如果可以,常更换跑步路面,避免单一的路面使压力过多的集中在某些特定的部位。

我们需要为赤足跑做出更多准备,同时也要承认,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一件事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